主博客:原创文
麻衣如雪:同人
熠耀宵行:二次元
七月流火:三次元
彼黍离离:隐藏文

再见萤火虫

瑟密拉米斯来到位于山谷深处的珊瓦拉镇时,黄昏的天空正飘落着蒙蒙细雨。天色昏暗,铅灰色的云层堆积在镇子西边,那里就是著名的,被称为“死亡之地”的斯莱戈沼泽。

大概是下雨的缘故,镇子里没什么行人,街边的小酒馆刚刚点起昏黄的油灯,生意还很冷清,只有两三个本地人坐在里面。她走过大半条街道,找到在路上打听来的这镇上的唯一一家旅店。陈旧的橡木大门居然紧闭着,她抬起手拉响了门边悬着的铁制门铃。


听到门铃声,旅店老板娘凯伦太太挪动着沉重的身躯走下楼梯,拉开大门。离收购萤火虫的季节还有一两个月,她没想到现在就有商人来到了珊瓦拉镇。

瑟密拉米斯努力露出一个甜蜜友好的微笑:“你好,请问有房间吗...

烬夜丝

正是薄暮时分,一只纤手推开了雕花窗户,沁阳城里秋日黯淡的夕阳余晖漫过那抹雪白,指尖上五点猩红蔻丹慵倦地搭在乌檀木窗棂上,妖艳得刺眼。

漫香楼新进的头牌姑娘月见立在窗口,正握着一柄卷草流云纹的玉梳细细梳头,温润的玉白色梳齿在漆黑长发间时隐时现,如同深夜的海面上有游鱼潜跃,银色鳞片在黑暗中闪烁微光。

一直到每一根头发都顺滑通透,一滴水落上去也会沿着发丝滴溜溜滑落地面,月见这才揽起那一把过腰的黑发,懒洋洋挽成松松的堕马髻,随手从首饰盒里拿了根素面无纹的翡翠簪子插上。一绺长发自耳边垂下,衬着她皎皎如玉的脸庞,一袭青裙勾勒出腰肢纤细的线条,她低了头,颈项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柔腻与细致,明明是不可触碰的洁...

春天的王冠

白雪覆盖着四月的街道。铅灰色云层带着阴沉的气息笼罩在小城上空。

明明应该已经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节,今年的春天却迟迟没有到来的迹象。依然如严冬一般寒冷的天气让所有的小城居民都忧心忡忡,担心会有异样的灾祸降临在这个安宁美丽的城镇上。

“哎哟,该死,泥巴又溅到裙子上了!这见鬼的天气!”

“是啊,真是太奇怪了,按理说上个月初加伊河就该解冻的,然后工人们就会把从森林里砍伐的木材扎成木排运到下游去,商船可以来来往往为我们带来各种商品。农民们开始耕种,卷心菜、牛蒡和豌豆都会在市场上出现了。可是现在只有土豆!哦天哪,我们已经整整吃了一个月土豆了。”

两个裹着厚实的墨绿色羊毛披肩的妇女拎着满兜土豆和...

飞翔的红雨伞

“啊啊啊啊已经连续下了三个星期的雨了完全没有停过也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这日子还过不过了虽然说秋天雨水是比较多一点但是往年都不至于这样啊……”

座位在最后一排的夏眠青从后门走进教室,顺手把蓝色格子雨伞撑开晾在走廊上。迎接他的是同桌苏绯喋喋不休的抱怨。

“可不是嘛,它下起来就跟你说话似的,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你嫉妒我口齿伶俐啊?”

两个人以例行的相互吐槽作为早安问候之后,夏眠青一边从书包里往外掏作业一边问:“外面栏杆上挂的那把红伞是你的啊?怎么不晾着?”

苏绯往外瞥了一眼。高二·十一班的教室在二楼的走廊尽头,后门几乎没有人经过,所以可以把伞撑开来晾而不会妨碍别人。铁栏杆...

那年夏天遇见猫

猫没有名字。

猫就是猫。

一只纯黑色皮毛的,金色眼瞳的猫。


“猫。”小米一般这么叫。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叫“小猫”,拖着长长的尾音。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叫“喂”。反正猫知道是在叫它。


小米在树荫下的草地上看书,看着看着就睡了过去。这时候猫走过来,看见穿白裙子的女孩子,闻了闻她左手边的桃子,又绕到她右手边,用爪子把掉在地上的书翻了几页,觉得很无聊。然后猫看见淡金色的阳光落在小米脸颊上,像蜂蜜一样,就忍不住凑过去伸出舌头想舔舔。

小米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因为她面前有一双金色的眼睛,瞳仁细成一条线,又锋利又灿烂,而那眼睛里的湿润又透出几分孩子气。一种不是人类...

© 枕剑倾樽 | Powered by LOFTER